曾經被醫美小姐問過:「你下巴是做的嗎?線條很漂亮耶…」

 

「不是…是天生的」我搖了頭回答她,內心雖然有被稱讚的喜悅,但是下一秒腦中卻浮現老爸的臉,隨即淹沒了這道喜悅。

 

我長得像老爸,從小就知道,就是像客家人的小頭銳面,現在說的瓜子臉。

然後這瓜子臉我知道是像爸,因為媽是大圓臉。

 

 

思念親人就是這樣,常常偶爾你就是會不經意的想起,然後那個當下你很難告訴別人說:啊。我突然想到我爸。

 

 

因為如果你說出口了,大家總會一陣錯愕想安慰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氣氛會突然凝結起來,於是索性你會這樣默默地吞進去,自己暗暗感受那股酸酸的暖流…。

 

 

第一次的嚎啕大哭是下班的路上收到高雄漢來飯店的優惠簡訊,當時為了帶爸媽去高雄看他外孫,硬是辦了新的信用卡只為了享受住房優惠,然後漢來飯店的四人海景房,讓老爸玩到不想回台北…。

 

 

收到那個簡訊的那一刻,突然大哭起來。

 

 

當時抱怨再三的高雄行(光是計程車錢花掉兩千),現在卻慶幸當時曾經帶老爸去享受過。

 

 

以前其實無法真的體會子欲養而親不在的深刻意義,但是那時卻突然了解了。

唉。這就是人生吧。

 

 

 

因為幾乎不曾自己主動提失去親人的慟,所以我相信很多朋友都會遺忘這件發生在我身上重大的事,尤其是同事,我總是一副堅強剽悍莫名的在工作,反倒跟失戀不一樣,會有私人情緒在工作時洩漏,然後漸漸的我可以平淡的講述出:「後來因為我爸突然過世,於是感情就空白了一陣子…」

 

 

聞言的人總也是會有一秒鐘愕然的沉默,但對我來說,講出這句話就像是「我三月去東京看櫻花」一樣的淡然地在陳述一件事實。

 

 

那確實是事實,那段期間大部分的時候其實想自己一個人在家裡看美劇看日劇,空白發呆,很多時候是在學習接受這件事,是自己跟自己內心的對話與拔河,你其實也很難跟人述說那心情轉折與正在走的路…。

 

 

good wife男主角will死掉時,對著電視螢幕我大哭起來,不是入戲到捨不得男主角離去,是因為那情景讓我想到我爸…。

 

 

又如大法官,很多人為了那父子情動容地留下盈熱兩行淚,但是照顧一個重病的老人豈止只是電影演的那樣而已? 真正的現實人生比那個還要崎嶇曲折很多呀!

當然我認為這是部好電影,至少讓未曾走過那崎嶇道路的人,可以略窺見一二,只是我的心被層層封閉,不敢勇敢的去揭開照顧生病老人的那一段歷程,尤其那老人已經不在了…。

 

 

 

總是告訴自己,當複雜情緒無處發洩時,就走路吧,下班就伴著月色一路向前的走去吧,累積無處宣洩的情感那就夢中跟爸說,再不行,電腦打開,開始敲鍵盤吧,人生總是有很多情緒念頭想法過不去,但是過不去也要過,適當的發洩與緩和可以幫助自己在這學習過去的當下能夠更為順暢一點。

 

 

 

十月十日,爸的墓園落成的那天,我夢到他第十次,所以當天下去台中我沒有遲到。

 

 

現在我期待第十二次,因為第十一次爸拿出來要給我看的東西,在夢中有看到,可是睡醒卻完全忘記想不起來。

 

 

摁。完全不知道是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autymomoco 的頭像
beautymomoco

入住英倫風家的季節

beautymom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