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5315954447    

大姊有著跟你一樣的堅毅與縝密個性;

二姊則是傳承了你生意頭腦的生意子;

三姊的烏黑頭髮會跟你一樣到六十歲才見白(羨慕阿)

我則是遺傳到你的會讀書,一路從北一女、考上律師、讀了台大碩士最後還拿了幾張金融證照錦上添花,也算是彌補了你當年考上高中卻沒錢念書的遺憾。

 

 

爸:

 

你還好嗎?天堂的生活還習慣嗎?想必比在地上這裡悠遊自在許多吧。

 

我想你最放心不下的還是我跟媽吧。我跟媽個性太像,一如大姊跟你相像一樣,我跟媽是家中最逃避面對你離開這件事情的人了。我想你一定有想到這件事。

 

 

 

 

我從不跟任何人講述你離開後我心裡的感受,因為淚流滿面的樣子我不想讓任何人看見,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可以很假裝堅強的認真工作,照常作息,一如往常,我學會將這件事予以隔離,只有在偶爾被迫必須想起時,我會難過,然後隨即又把這件事給撥開,繼續假裝沒事。

 

 

 

 

我其實不知道為何我要這樣,尤其是工作時,我可以處理得很好,將這件事的情緒完全隔離,飛速飛快處理公務,下班後,也可以盡量不去想,我知道這樣壓抑情感似乎並不好,而且心裡好像快生病了,但是我似乎無法放縱自己,像失戀那樣,盡情嚎哭,宣洩情緒,也許我擔心自己會決堤會無法收拾,然後我怕自己無法成為堅強樂觀的那個我。

 

 

而很遺憾的是,我找不到一個可以讓我信賴並且在他\她面前示弱的人,好好發洩。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學會假裝堅強了。

 

 

 

 

 

你走後,有非常多事情需要處理,多到我覺得這些事情應該委給專人辦理,還有就是老媽的未來去處住處,台中那個家…等等。我實在覺得在自己情緒跟生活都快無法處理的狀況下,還要再去負擔這些真是很苛求。但或許這就是人生,這就是考驗,我們在悲傷之餘還要打起精神繼續往前走。

 

 

 

 

啊。要是你在就好了。我常常我偶爾還是會這樣想,這樣就可以問你,你決定就好。你會決定的。這大概就是所謂是個一家之主的意思吧。

 

 

 

 

 

我們帶了媽去日本看櫻花了,你知道的媽這尊大佛可是耗費我們多少唇舌才說動她,我不是不知道她難過,她心中的難過大概是我失戀的幾百倍的,我一度一度希望你趕快回來,這樣她就不會難過了,這樣她就不會孤單一個人了。

 

 

 

 

 

媽說,她的人生功課是陪你走這一段漫長的生病路。我告訴她,現在功課寫完了,你要往自己的人生路前進了。我想她只是突然失去了依靠與目標吧。然後我們也是,需要開始學會過沒有你的生活。

 

我想旁人很難理解這種情感,你病了三十幾年,對我們這些妻女在人生路上造成多少困頓,但是這樣的重擔與情感,卻造就了我們四個堅強優秀的女兒,很多時候我常認為是你跟媽媽教得好,這就是家教。

 

所以你的離開,我們還是痛哭失聲,淚如雨下,我想旁人一定很難理解,但這就是家人,是情感,是永遠相繫。

 

 

 

 

 

如如說,我們不能太自私,你去天國享福了,能走能跳,活潑自在,不能要你一直在地上拖著病涯涯苦身體硬撐陪伴我們。

 

其實我的心中一直很感謝你最後信了基督教,信了主。

 

因為某些時候,安息主懷確實比駕鶴西歸還要來能夠安撫我的心。我總告訴自己你去天堂當天使了,要捨得,捨不得都要捨得。

 

 

 

 

 

然後因為你信奉了基督教,我們這些妻女不需要回中壢老家吹冷風守靈徹夜不睡,不需要為了你的後事跟叔叔們大吵八百回合受氣,不需要再看中壢老家那些人的臉色,不需要每天在法事誦經中度過,我們可以大聲說:「我爸信基督教,他說不葬中壢了。」

 

 

 

 

 

然後按照我們想要的意思以及我們推測得你的意思去舉辦一場追思會,去寫追思文,去弄一個微電影似的追思影片,我想這是你也是我們想要的。

 

 

我其實認為在你信奉主時就想到這一切,聰明絕頂的你,部分是為了我們去信奉主,這是你留給我們最大的禮物,我都知道。

 

這個,也是媽在嘴邊一直念的事:「你爸,對我們很好。」

 

 

 

 

 

但我心裡依然感謝那我不熟悉的上帝,謝謝祂讓你對於死亡無畏無懼,心然自在面對,更謝謝祂的奇妙安排,病了三十幾年的你,最後在一場意外跌倒中離去,我想這件事誰也想不到吧,但這帶給你的苦痛是最小的,於是我試著用[蒙主恩召]四個字說服自己這件事的發生與結果

 

是的,我一直在說服自己去取得接受死別的平衡點。

 

 

 

 

 

說服自己的路有些漫長,但是我想我有在往前走著…。這是我跟媽接下來的功課。我們沒有不難過,只是不想難過,因為無法想像與面對這樣的難過…。

 

 

 

 

 

 

常常地你對我講過的話這麼的迸出我腦袋,這才發現你影響我很多。

 

真的,在很小的時候你就跟那個寫不出作文的我說了:「作文不是日記,三分真,七分假。」於是從那以後我就沒在為作文這件事困擾過了,所以長大後就當了以瞎掰為常業的律師了嗎(),大概是你有遠見吧。

 

 

 

 

 

 

我想媽恢復的過程會是一條漫長的路,畢竟她跟你的情感不是我們可以體會的。我們有很認真想帶她拉她一起走過,但目前為止我們能做的僅僅只是帶她去看櫻花,看美麗的風景或許能讓她心胸較為開闊些。

 

 

 

 

 

這條路我們都是第一次走,有人走得比較快,有人喜歡邊走邊看,有人可能一直在原地打轉不想出發,但我想終究慢慢的我們會去適應與面對你離開我們的事實。

 

 

 

 

 

每次想到心裡難過時我總會想起這你追思影片的最後的照片,看到這個上帝的光與張開雙手寬大溫暖迎接你的懷抱,我心裡就會好過些。

 

 

 

 

 

雖然大姊常常說我們以後要去天家相見,但我總是很任性的覺得,佛祖道教的西方極樂世界應該跟天國也有連通道吧,我們還是可以偶爾搭著快速電梯通過層層白軟軟像是棉花糖的雲海,過去看你,跟你聊聊天下象棋的吧。

 

 

 

 

你好嗎?還適應那裏的環境吧,有遇到相契合的朋友吧?

 

蕭阿伯與淵仔叔叔有來你追思會喔,看到他們我心裡很感動與激動的哭了,還抱了淵仔叔叔一下。

 

!你能有如此好友真是很令我們感到欣慰。希望你在天堂那裏也能遇到聊得來的朋友。

 

 

 

 

 

 

我們四個都很好,媽比較弱而已,縱然要很久很久以後才相見,但是你留給我們的永遠都不會消失,這就是傳承的意義。

 

 

 

 

 

爸,我們會好好照顧媽媽並且認真過活。你在天上要繼續看顧我們喔!!!!

 

 

 

最後,祝你生日快樂。

 

 

 

小女兒上

 

 

 

 

【後記】

 

 

 

安息主懷,在初初那時候確實撫慰我的心。因此請了基督徒小怡為我找尋英文原文Rest in the arms of Lord’s embrace

 

 

 

完成這篇的期間,跨了帶媽的日本行。思緒大概有中斷但仍想盡力抒發。

 

 

照片是向製作我爸追思影片的公司要來的。覺得自己心靈有被撫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autymomoco 的頭像
beautymomoco

入住英倫風家的季節

beautymom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